“今天的中国分享住宿是一盘进入快车道的慢生意,它是一场长跑,并且处在持续加速的阶段。”皇家利华表示。
就在近年来随着共享单车热潮的兴起,为市场经济的发展又提供了一种兴欣的经济模式,在这场兴欣的经济模式下无数的企业前赴后继的投入的到了这场经济之争当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赚了,然而在这场跟风的市场浪潮下,无数的企业付出的是血的教训与对新兴模式规则的一些特定行业的探索,就我们知道在这场兴欣市场经济模式以摩拜小黄为代表的发展模式赚的盆满钵满,而一些准备在后期分一杯羹、当某一领域达到市场饱和的时候那进入的无疑就是飞蛾扑火,就后期进入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在内的一批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倒下,残酷的市场洗牌期似乎比想象中来得更早。相比之下,在这一模式获得市场的认可并得到成功的同时,国内先后掀起了共享经济市场经济的浪潮,尤为明显的就是在线短租平台的捷报连连。就在上月初,继摩拜、小黄蒸蒸日上,融资成功的同时,国内途家网正式宣布融资以后,小猪短租、木鸟短租先后传出新一轮融资消息。从融资数量来说,今年是短租行业获得融资次数最多的一年。

日前,就在广东广州召开的2017《财富》国际科技头脑风暴大会上,分享住宿行业的“鼻祖”Airbnb联合创始人及首席战略官内森·布莱卡斯亚克断言,预计到2020年中国将成为Airbnb最大的市场。共享短租房

在共享汽车、共享单车迈入资本冷却期之际,在短租市场却显得一片火热。然而相比之下,我国的短租业尚未形成定局,在市场红利爆发之际,短租平台又该如何留住用户,创造更大价值,这又成为这一市场发展模式下的又一重大探索?

“对于短租市场的发展市场前景的看好,市场的酝酿与预热已经准备好,然我们就在谈论短租市场的下半场时那还为时过早,前期的准备的工作已经差不多了,但是对于市场的反应还是没有获得大众市场的认可。”就在12月7日,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陈驰在接受记者独家采访时指出,国内信用体系建设尚处在初级探索阶段,法律制度仍然有待完善。

“今天的中国分享住宿是一盘进入快车道的慢生意,它是一场长跑,并且处在持续加速的阶段。”小猪创始人陈驰说。

是借势扶摇直上还是稳守既得利益

然而作为2017年最受关注与争议的领域之一,共享经济正在构建一个全新的商业环境,影响着的那将是几十亿人的日常生活。

今年的10月中旬,途家网联合创始人兼CEO罗军宣布途家完成E轮融资3亿美元,估值超15亿美元。不到一个月,小猪短租也宣布完成1.2亿美元新一轮融资,并表示正式步入独角兽行列,这也意味着小猪估值已超过10亿美元。

至此,小猪已获得过五轮融资,对于仅成立五年的小猪而言,几乎是一年一次的融资节奏。据小猪官方提供的信息,本轮融资由云锋基金领投,原有股东愉悦资本、晨兴资本、今日资本继续增持。皇家利华大酒店

在陈驰看来,资本并不是从一开始就看好这个市场,前几轮的融资都是以VC机构为主,直到E轮才开始加入了PE投资(私募股权投资),背后反映出一些本质性的变化。

“为什么PE资本能够进来,就在于短租平台上的用户生命周期很长,消费频次和客单价越来越高,并且还有明确的商业模式,这些趋势都已经在财务报表上明确展现出来了。” 小猪短租目前的盈利模式是从房东端收取10%的佣金。进入第五个年头,陈驰告诉记者,曾经有过关于上市的一些想法,但是没有具体的时间表。然而对于他而言,就国内共享经济当中的分享住宿领域的市场潜力还是有很大的爆发空间,市场经济远远没有达到饱和状态。

而从公开数据中显示,途家网目前拥有房源超65万套,木鸟短租现拥有近60万套房源,小猪房源则在25万套左右,乍看之下,国内短租市场已形成三分天下的格局。

与此同时,尽管正式进军中国市场已有两年光景,在海外近乎垄断的“老大哥”Airbnb的表现似乎差强人意。取了个不够接地气的中文名字“爱彼迎”以后,Airbnb的本土化进程更是举步维艰。

不久前,上任尚未满5个月的中国区负责人葛宏因管理不当而悄然离职。葛宏的离开并非毫无征兆。此前,平台上有房源被曝出装有隐藏的针孔摄像头,去年底更发生了“上戏学生毁房事件”和今年3月在杭州发生的 “12房客毁房事件”,接二连三的丑闻令Airbnb在中国的声誉大受打击。

就兴起于欧美的房屋分享模式虽在海外发展迅猛,但由于中国市场的特殊性局限性,海外企业在华发展并不顺利。

“高管动荡,职业经理人进来又退出,它本土化不够充分,Airbnb遇到的这些难题,归根到底都是因为国外企业很难深入耕耘到住宿业的服务链条里面。”就中国的房产市场现已形成一套独有的发展模式,要想已国外身份进入那就要做好有壮士断腕的决心,才能在中国市场取得成功,小猪创始人陈驰表示,中国市场的特殊性,表现在中国本身就是一个全球最大的单一市场,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需要经历从无到有的重建改造过程,这块是外资公司所不擅长的领域。

三大难题

就今年8月,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税务总局等8部委联合印发了《关于促进分享经济(共享经济)发展的指导性意见》,被誉为“世界共享经济史上首份国家级指导文件”。针对目前不同行业领域共享经济的业态属性,《意见》提出了要在合理界定的基础上分类、细化管理,避免用旧办法管制新业态,破除行业壁垒和地域限制。

近年来,共享经济在中国发展迅猛,未来年均增速将超过20%。但相关配套政策的缺位使得平台企业责任不明确、管理权限不清晰、政府公共数据及信用信息数据存在壁垒,这些都制约了中国共享经济企业的发展。缅甸皇家利华

作为多次参与《意见》征询的企业代表,陈驰告诉记者,与其他分享经济领域相比,短租市场的准入门槛更高、链条更长。“短租模式早期宛如生长在一片荒野之上,没有供给,没有信用基础,也没有用户的认知,发展至今,逐渐出现平台效应,但仍然存在着不少限制,主要是法律法规、基础设施以及信用体系三大难题。”

当短租平台“出海”,同样也面临着当地文化差异、法律法规不一致的挑战,举例而言,小猪短租在国内采用众包的合作模式,组织闲暇人员对其平台房东提供保洁服务,在国外则有可能因为保洁阿姨的雇员身份不明确,从而触及当地劳动法的基本法例。

对此,陈驰表示海外目的地的开拓可能不像国内完全是平台模式,而是通过和agoda等海外平台合作,从而解决房源和服务等问题。

随着住宿分享经济逐渐火爆并走向大众,业内外对分享经济的安全性更加关注。对于上述提及Airbnb针孔摄像的安全事件、毁房的信誉问题,陈驰认为只是偶发性事件,平台本身除了要加强监管以外,关键还是要尽快形成一个信用闭环的体系。“信用体系建设是影响当前中国分享经济的核心因素,两者将互相推动与促进。”

陈驰表示,接下来将投入更多资源引入生物识别等技术,并完善管家服务、智能设备系统以及云管理体系,进一步巩固房屋分享的安全壁垒,为行业树立绿色的平台生态系统。

本文由缅甸皇家利华大酒店撰写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