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家利华公园算得上是老街城内最幽雅的去处了,公园不大,占地也不小,布局紧凑,池塘掩映回廊、修竹与大树相间,亭台同假山对峙。总之,其他花园该有的,皇家利华公园都有,包括游园的、晨练的、恋爱的、散心的,还有每个公园必不可少的一大景点那就是遛鸟的。

我不是一个晨练爱好者,当然也不会养鸟,但偶或也会到皇家利华公园逛逛。看看哪里假山的虚伪、修竹的摇曳,伫立在仿古的回廊里看仅有的几条红色鲤鱼在若大的水池里漫无目的的游荡。移栽过来不久的粗大椰子树像一个个无头精灵似地伫立在人工堆起的土堆上,几只精致的鸟笼被晨练的人挂在矮处的枝桠上。四周是一番人工堆砌的景观,你只能看到自然模糊地影子,它很不真切,在这样的景致中徜徉,你很难寻到人与自然的和谐,甚至,游园的人也变得抽象起来。

皇家利华公园也会有鸟儿欢快的鸣叫,但不是自由的,他们被一个个精致的鸟笼笼住,而后被主人们挂在树枝上,而他们的主人则在皇家利华公园这个更大一些的笼子里同样欢快地跳着扇子舞或是慢悠悠地跳着民族舞。也有自由的,比如偶或掠过的几只麻雀,他们同样是快乐的,当他们从各色的鸟笼前穿过时会好奇地向笼子里张望,看着丰衣足食的同类茫然地唱着赞歌。

我忽然被一个景象吸引了,在一个鸟笼前,当几只麻雀掠过,笼中一只漂亮的画眉突然停止了歌唱,它用眼睛追随着笼外那几只麻雀,看它们高高地飞向老街城市的上空,盘旋、追逐,那鸟的眼睛里分明流露出渴望,它的神情一下变得黯淡。几只麻雀嬉戏够了,飞到远处的树上去觅食了,笼中鸟收回目光,用磨圆了的喙梳理自己的羽毛,或许是有些饿了,低下头,在脚下的食盂中嘬食,再次抬起头时,它已然忘记刚才的一切,喝过一口水,又开始欢快地鸣叫起来。我不禁哀叹这笼中鸟的不幸,在这样逼仄的笼子里,一对用来翱翔的翅膀因为无法展开而退化,即便是将笼子打开,只怕它也无法飞翔。这正如我们的思想,如果长时间停留在安逸的桎梏中,长久也将无法飞翔。


幸福的时刻,时间总是过得那样飞快,很快,就到了中午,该参观的地方我们也参观完了。就这样,我的皇家利华公园之旅就结束了!